世界真奇妙 遗失的印加帝国——秘鲁

Posted on Category:世界杯买球的app_体育下载

秘鲁,一个既陌生又遥远的神秘国度。神秘和陌生感来源于遗失的印加帝国,而遥远是因为秘鲁位于南美洲,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地球的另一端。然而遥远并未让人产生畏惧,反而吸引众多游客前来探索印加文明辉煌过的天空之城。

印加与玛雅、阿兹特克并称美洲三大文明。印加意为“太阳之子”,印加文化是南美安第斯地区印加帝国统治时期的印第安人文明,分布于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智利北部及阿根廷的一部分,中心在秘鲁的库斯科地区。印加族原本居住在秘鲁南部的高原上的小部落中,由最早的统治者曼科·卡帕克带领部落来到库斯科,后来逐渐扩张,建立了印加帝国。

印加帝国的鼎盛时期也仅仅维持了百余年,之后因西班牙殖民而结束了璀璨辉煌的帝国统治。虽然,随着西班牙的统治下,印加文化落下帷幕,但集印加人民智慧的文化、手工、建筑等却一直流传到现在。

印加人是没有书面文字的,而是通过绳结记录历史,但随着西班牙殖民下这套古老的“语言”已经永久失传。因此,追溯完整的印加帝国历史并不容易。绳结通常由羊驼毛制成,便于携带并且不易损坏,便于用作“书信”传递。有的绳结非常简单,而有的甚至有2000多个绳结。绳结的作用除了记录简单的事件,还能用于记录农产品的储存量和辅助加减乘除的计算。

作为印加帝国的标志,每一个去秘鲁旅行的人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去马丘比丘( Machu Picchu)。它被称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也是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之一,保存完好的前哥伦布时期的印加遗迹。马丘比丘在克丘亚语中意为“古老的山脉”,也被称为“失落的印加城市”,是南美洲最重要的考古中心。

马丘比丘的历史要追溯到15世纪,人们认为是当时的统治者印加王帕查库蒂下令建造的。对于马丘比丘的作用也有着很多猜想,一些人认为是一座贵族的行宫或是印加人在殖民时期的避难所。但更多史学家认为,建造它是为了信仰的太阳神Inti,用于举行一些仪式。

围绕着马丘比丘的一个神秘之处在于建造方式。整座城是采用方石的技术,在不需要砂浆的情况下,石块之间也能紧密连接,甚至连薄刀片都无法。而用于建造的花岗石非常重,有些重达55吨,那这些巨石是如何被搬运到2千多米的海拔之上的呢?至今还是个迷。

而另一个故事更为这座古城增添神秘的意境。在西班牙人到来之时,这座建于1400年代的古城一夜之间成了空城,销声匿迹400年也未被西班牙人找到,直到1911年被发现后震惊世界。

马丘比丘位于库斯科西北方向75公里,需在库斯科或欧雁台搭乘观光火车前往马丘比丘脚下的热水镇,再乘坐大巴登上马丘比丘。

自2019年1月1日起,为了保护古城,游客在马丘比丘逗留的时间为4个小时,因此,要十分珍惜在景区的时间。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限度感受古城,可以在当地请一位秘鲁导游,不仅能听到历史讲解,还能找到最佳观景和最佳拍摄点。不用担心会与当地导游沟通不畅,实际上在秘鲁的英语普及很高,可以选择英语讲解的导游。

对于印加人来说,库斯科是世界的心脏,而武器广场就是这个心脏的中心,这里曾是印加帝国重要的仪式和祭祀活动的中心。广场上虽然保留着殖民时期的经典巴洛克欧式建筑,并已经很难看到广场上印加的痕迹,但是周围的博物馆和修道院都是值得一去的。每年的盛大节庆也会在这里举办,例如太阳节。

在秘鲁有着多达7000多种节庆,除了传统盛大的节日,还有不少“离谱”的节日,例如马铃薯日、豚鼠日、羊驼日等等,也就是说秘鲁人平均每天要过18.8个节日。

可能远在南美洲的羊驼并不知道自己在中国有着如此高的知名度。作为古老的驯养动物之一,羊驼作为驯养动物已经有6000年的历史。由于古印加人在南美大陆上找不到牛和马,却发现羊驼有着力气大、脾气好、毛能制成衣物保暖等特点,因此开始驯养羊驼。

如今,全球80%的羊驼都生活在秘鲁,随处可见的羊驼毛制品和在大街上闲逛的羊驼,也让这一神兽成为了秘鲁的一大标志。

实际上羊驼有4个种类,分别是驼羊、原驼、羊驼、骆马。羊驼是一种骆驼,是由1200万年前骆驼进化的分支之一。

羊驼除了能背负重量大约体积30%的物品,帮助安第斯山脉深处的人搬运物品以外,骆马毛也十分有名,其纺织品温暖轻盈不易过敏,能与羊绒媲美,因此备受印加人的喜爱,在古印加,羊驼毛织物只有贵族才能拥有。

持有中国普通护照,以旅游或商务的短期进入秘鲁的中国公民,持有申根、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6个月以上有效签证或拥有申根、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长期居留权,可免签进入秘鲁,一次最多停留180天,或6个月内累计逗留不超过180天。

因此,在以上所述的国家留学的同学可以免签进入秘鲁。尤其是在美留学生,美国与秘鲁同在美洲,飞行距离比其他地区更短,前往更为方便。所以等到疫情结束后不妨考虑去探索神秘又古老的印加帝国秘鲁。

羊驼——背负起一个帝国的神兽为何会被运用在印加帝国征服史上

Posted on Category:世界杯买球的app_体育下载

最近几年,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动物流行了起来。它外表憨憨,经常被网友做成各种表情包。或许有人记不住它有些拗口的学名,但是一定知道它有一个近乎被恶搞的名字。

其实,它的学名是羊驼。作为骆驼科动物,羊驼拥有长长的睫毛,令人艳羡的毛发量,以及看起来永远在咀嚼着和在嘲笑别人边缘的嘴。

在各地的动物园里,羊驼或许是最温和的存在。凭借着过人的性格特制,人们也戏称羊驼为“神兽”。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世界上曾有一个国家,真的视羊驼这种动物为“神兽”。不仅如此,印加帝国统治者还曾将羊驼用作征服他国的工具。

别看羊驼外表呆萌,实际上这种动物大有来头。几千年以前,羊驼是印第安人唯一驯服的中型动物。因为骨架偏小,羊驼的力量偏弱。

这样一来,羊驼既不能作为拉车的工具,人们也无法骑着羊驼前进。不过,羊驼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人们可以用它背负几十斤重的物品,在山道上蜿蜒前进。

印第安人既没有驯服马,又没有驯服牛,这样一来,当地既无法发明车轮,也无法发展出骑兵。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地发展相对缓慢。不仅如此,各地更是相对闭塞。

综合比对来看,美洲文明几乎落后欧亚大陆文明近千年。直到11世纪,印加帝国终于崛起。印加帝国位于南美洲的秘鲁高原。随后,印加帝国的百姓定居于海拔3000多米,位于安第斯山脉的库斯科。

随着印加人不断繁衍生息,印加帝国很快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帝国。15世纪末,印加帝国的国土面积已经囊括如今的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和智利等国在内,人口更是超过1000万。

不过,在当地缺乏牛、马等辅助的情况下,印加人的主食主要以玉米和薯类为主。

总体而言,虽然食品的种类看起来十分健康,但是因为缺乏蛋白质,使得当地人饱受营养不良、肠胃疾病的折磨。

好在印加人驯服了温顺的羊驼。羊驼的肉为当地人提供了充足又稳定的蛋白质,这极大增强了印加人的体能。不仅如此,印加人还修建起大量的梯田,并且以库斯科为中心,沿山地铺设了上万公里的陆地路网。

不仅如此,羊驼还兼具运输功能。保守估计,每一只羊驼能够负担起37公斤的重物,在崎岖的山路穿行19公里。

除此之外,印加所有男性都经历过军事训练。善战的印加人,拥有羊驼的皮毛制成的盔甲,这些盔甲好似钢筋铁骨,保护印加士兵的人身安全。

有人说,虽然印加人没有文字,但在羊驼蓬松的毛发中却藏着印加帝国所有的信息和秘密。

随着印加帝国的发展,印加人已经能够炼制金、银、铜、锡、青铜和白银等物质。此时的印加人开始将弓箭换成用青铜制造的作战武器。不仅如此,印加帝国的建筑更是坚固而巨大,就连最锋利的刀刃都无法墙与墙之间的缝隙中。

印加人开始利用石头做建筑材料、进行灌溉农业都标志着当时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中级阶段。

其实,与其说印加帝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部落联盟。其中,印加皇帝是联盟中的最高指挥官。不过,印加皇帝并不依靠选举,而是依靠男性世袭制。

不仅如此,印加皇帝以太阳和月亮的儿子自居,并兼具人和神性的特质。印加皇帝有上百位妻子,不过,只有他的姊妹生下的儿子才有继承权成为下一代皇帝。

在印加首都库斯科有很多中高级官员,他们与普通民众相比有很多特权。也就是说,尽管印加基层村社依旧保持着原始的民主传统,但是整个社会早已经开始有等级、分化之分了。

随着印加帝国的崛起,羊驼在国内的地位越来越高。对于印加人来说,羊驼浑身上下都是宝。兼具食物、衣物、武器等功用,羊驼在动物与神兽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

羊驼还能用来当苦力,帮助印加人在长途跋涉时运输物品。不过,鉴于它们实在过于矮小,印加人无法通过骑行来驾驭。大部分时候,印加人在城与城之间传递消息依旧依靠人力。

在皇家大道沿线,每半英里或一英里的距离就会设有一个驿站,驿站由两名青年日夜值班。驿站与驿站之间依靠驿递员传递情报。

当驿递员接近下一班驿站时,他会大声呼唤以提醒下一站的驿递员做好准备。凭借着这种制度,即使遭遇不太好的路面,消息在三天之内也能被传到。

公元1523年,当伽尔西亚等一伙强盗率领大批巴拉圭奇里瓜那人进犯印加帝国南部卡拉伽斯省时,依靠着驿站制度,远在帝国北部边境的第十一代印加皇帝海依那依旧很快得到了消息。

这位皇帝立即调集军队,将一众入侵者打了出去。当时间来到十六世纪二十年代初时,西班牙强盗将疾病天花传到了美洲。最初,天花从墨西哥开始蔓延。后来,传到了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印加。

当时,厄瓜多尔在两三年里死亡人数就超过了二十万。到了印加,首都库斯科大量中高级贵族死亡。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印加中央机构几乎停摆。

直到公元1526年,印加皇帝海依那也感染上了天花。最终,这位皇帝一病不起。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年印加还遭遇了强烈的地震。没想到的是,西班牙强盗再次进犯印加边境。

海依那笃信神话,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印加帝国即将灭亡的预兆。海依那临终前,下令让印加人民服从外来入侵者的统治。

那么,这座建在“神兽”背脊上的帝国真的是这样灭亡的吗?实际上并不是。海依那去世后,印加帝国陷入了皇位争夺内战,最终在两兄弟手中遭到灭亡。

1540年,西班牙人拿着长枪短炮再次入侵印加帝国。这一次,印加人终于还是遵照了海依那皇帝的说法,对入侵者臣服了。

从前被印加人视作神兽的羊驼,如今成了入侵者的食物和运输工具。这一次,西班牙人不仅征服了印加帝国,还带来了大量的病菌。

当时,大量的羊驼感染疾病去世。西班牙人并不在乎这些神兽的死活,最后,致病菌大量扩散,导致大量的羊驼死亡。自从西班牙人征服印加帝国之后,羊驼数量就减少了90%以上。

幸得上天眷顾,羊驼并未完全灭绝。它们中的一部分被带到欧洲,并通过养殖方式繁衍起来。

或许在印加帝国还在的时候,羊驼除了物尽其用之外,还兼具着神性的意义。当印加帝国灭亡的时候,按理说羊驼的宗教意义也会自然消亡。

不过,人们依旧在如今的南美洲看见许多羊驼被人们装扮成奇怪的样子。比如,给羊驼穿上各种各样的服装。尤其在玻利维亚和秘鲁,这种现象十分明显。

每年7月,秘鲁库斯科父亲的保卡坦博社区就会跳一种奇怪的舞蹈。这种舞蹈寓意羊驼和当地居民都是宇宙万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当地一种延续着某种文化,即山川、湖泊、人类和羊驼都可以看做是有机整体。

在秘鲁其他地区的牧民看来,羊驼并不属于人类,它们是连接人类与神灵的媒介。这样一来,当地人喂养羊驼也就是与神灵建立某种联系。

还有一些地区的人们更加珍视羊驼。比如,他们会用华丽的服饰装扮羊驼。不仅如此,他们还会为羊驼们举办奢华的婚礼。比如,在婚礼上表现乖巧的羊驼被看做是更有灵性的存在。

如果将这些有灵性的羊驼聚在一起,并繁育后代。那么,后代更大概率会乖巧和可爱。

在几千年前的印加帝国,羊驼用其小巧但不失坚强的脊背见证了一个国都的诞生、崛起、落幕。

幸运的是,羊驼这个物种并没有随着印加帝国的消亡而消失。如今,羊驼作为一种极易饲养的动物生活在我们身边。见证过上千年的历史,这种古老的神兽从高高的神坛走到人们的身边。

虽然羊驼作为印加曾经的支柱,将印加帝国引向了不可多得的繁荣,但单一的物种文化终究撑不起印加帝国未来的繁华。从强手到落幕,只有一个西班牙的距离。

[2]晏俊.羊驼:背负起一个帝国的神兽——漫谈印加帝国的征服[J].当代电力文化,2018(10):84-85.

智利和上秘鲁西班牙人很快将注意力转向了印加帝国的边远地区

Posted on Category:世界杯买球的app_体育下载

智利和上秘鲁西班牙人很快将注意力转向了印加帝国的边远地区。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赐予迪戈·德·阿尔马格罗一块长两百七十里格的领地。

这块领地就在弗朗西斯科·皮萨罗领地的南面。1535年,迪戈·德·阿尔马格罗到达了智利郁郁葱葱的山谷中。不过,他的探险没有收获黄金,所以空手回到库斯科。接着,弗朗西斯科·皮萨罗派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去正式征服智利。

智利的圣地亚哥是第一个西班牙人永久定居点,建于1541年。拒绝皈依基督教的阿劳卡尼亚印第安人顽强地抵抗着自己土地上的入侵者。事实上,西班牙人从未征服过比奥比奥河以南阿劳卡尼亚印第安人的领土,直到19世纪末智利才吞并了这块领土。

西班牙占领的智利是秘鲁总督辖区的一部分。印加帝国涵盖了上秘鲁,即后来的玻利维亚。在去智利途中,迪戈·德·阿尔马格罗征服了的的喀喀湖周围的地区,随后将整个地区并入秘鲁总督辖区。

基多1534年,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的另一个副手塞巴斯蒂安·德·贝纳尔卡萨征服了印第安人的基多王国,将这个王国并入印加帝国。

基多的领土形成了现代的厄瓜多尔,但直到18世纪,基多一直归在秘鲁总督辖区内。后来,基多归入了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

新格拉纳达随着探险者从基多向北,从加勒比海岸向南进入内陆,现在称为“哥伦比亚”的国家逐渐被打开,成了西班牙殖民地。早在1536年至1537年,贡萨洛·希门尼斯·德·克萨达就率领了一支探险队,沿着马格达莱纳河向内陆挺进,翻过群山,到达波哥大高原。

奇布查印第安人 住在波哥大高原上。在军事方面比阿兹特克人或印加人落后。贡萨洛·希门尼斯·德·克萨达利用土著之间的矛盾,毫不费力地征服了奇布查人,夺取了他们的金银和绿宝石。

他在土著首府的原址上创建了波哥大的圣达菲市,后来改名为波哥大。波哥大不仅成了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首府,而且成了西班牙美洲殖民地权力和文明的中心之一。

委内瑞拉1498年第三次航行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在奥里诺科河口第一次看到了美洲大陆南部。1499年,他的一个同伴阿隆索·德·奥赫达到达了马拉开波湾。

西班牙人看到土著小屋建在沼泽地上,就称这个地区为“委内瑞拉”-意为“小威尼斯”。美洲大陆南部的殖民统治很快开始了。1523年建立的库马纳市是美洲大陆南部现存最古老的欧洲殖民地。

1567年,委内瑞拉现在的主要城城和首府加拉加斯才建立起来。殖民时代后期,委内瑞拉属于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

埃尔多拉多听闻埃尔多拉多-盛产黄金的国度-的传说,西班牙人第一次被吸引到新格拉纳达。首先,“埃尔多拉多”这个名字-西班牙语是“镀金的人”的意思-是指奇布查部落的国王或大祭司。

据说,在波哥大附近举行的年度宗教仪式上,国王或大祭司要用金粉涂抹自己。其次,埃尔多拉多是指一个传奇城市。最后,埃尔多拉多是指一个神话中的南美国家,盛产宝石和贵金属。这些故事激起了西班牙人的想象。西班牙人进行了许多探险,寻找“镀金的人”和他的镀金王国。

虽然西班牙人对埃尔多拉多的寻找从未成功,但这些尝试开发了亚马逊河和奥里诺科河流域及安第斯山脉以东广阔的森林地区。拉潜拉塔殖民地1516年,著名的西班牙航海家胡安·迪亚斯·德·索利斯在探索南美海岸,寻找斐迪南·麦哲伦后来发现的海峡时,发现了大片的淡水-后来证实是普拉塔河口,胡安·迪亚斯·德·索利斯将它命名为“杜尔塞湖”。

这一带可以找到矿藏的传闻为这个河口赢得了拉普拉塔河–白银河的名字。佩德罗·德·门多萨很快征服了这个地区。他希望自己能在大陆的南部重现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在秘鲁的辉煌功绩。

佩德罗·德·门多萨得到了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赐予的长两百里格的领地。这块领地从葡萄牙属地的边界向南延伸到麦哲伦海峡。1534年,佩德罗·德·门多萨率领一支规模庞大、装备精良的探险队离开欧洲,前往美洲新大陆。

他的船队有十四艘船,搭载着至少两千五百人。这些人成了阿根廷各地西班牙人的祖先。佩德罗·德·门多萨建立了布宣诺斯艾利斯。不过,因为印第安人不断攻击,所以佩德罗·德·门多萨很快放弃了布宜诺斯艾利斯。

同时,他的副手胡安·德·阿约拉斯沿着河流向内陆,在巴拉圭和皮科马约的交界处行进,于1537年建了一座叫亚松森的堡垒。事实证明,这是西班牙在南美内陆建立的第一个永久定居点。亚松森、1580年重建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普拉塔地区其他逐渐发展起来的殖民地,直到1776年都是秘鲁总督辖区的属地。

1776年,西班牙宣布,布宜诺斯艾利斯为拉普拉塔总督辖区所在地,管辖现在的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和玻利维亚。

西班牙美洲殖民地1550年前,西班牙人对新大陆的征服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对黄金的渴望、尚武精神和宗教热情带领西班牙人从西印度群岛的一个岛屿到另一个岛屿,穿越墨西哥和中美洲,驶过南美的太平洋海岸,翻越安第斯山脉的巨大屏障,循着亚马逊河直达海洋,沿拉普拉塔河的支流溯流而上,直到南部大陆的心脏地带。

西班牙人的发现、探索和征服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考虑到取得这一成就的时间非常短暂,这一成就就更加非同寻常。西班牙探险家使西班牙成为一个空前庞大的帝国。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西班牙人所到之处构成了西班牙美洲殖民地。

西班牙边界促使征服者前往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动机同样促成了许多北上的探险,征服者进入现在美国的一部分领土。和在其他地方一样,虔诚的传教士陪在追求财富的骑士们身旁。

有时,这些虔诚的传教士走在骑士们的前面。传教士努力使印第安人信奉基督教并得到教化。这些开拓者将西班牙的影响扩展到里奥格兰德河外的广阔地区及佛罗里达和加利福尼亚之间。美国四个州的名字 是西班牙语的形式。

几十条河流和山脉及数百个城镇和城市都有西班牙人取的名字。西南部印第安人仍使用西班牙语,而不是英语。卡斯蒂尔的牧师和下级贵族的后裔也使用西班牙语。教堂的建筑风格,甚至许多世俗建筑的风格都属于西班牙风格。

北美许多地方的社会、经济和法律习俗都反映了与西班牙的紧密关系。西班牙在北美的统治已经成为过去,但西班牙文化痕迹至今仍存。

早期的佛罗里达探险西班牙人很快发现,佛罗里达是大陆的一部分,而不是胡安·庞塞·德菜昂认为的一个巨大岛屿。西班牙地图上的“佛罗里达是指从墨西哥到加拿大的整个北美东半部。西班牙人占领这一地区的第一次尝试彻底失败。

1521年,胡安·庞塞·德莱昂率领一支殖民探险队前往佛罗里达半岛,印第安人给了他致命一击,1526年,卢卡斯·巴斯克斯·德·艾利翁带着数百人从海地启航–这是比埃尔南多·科尔特斯的队伍更强大的一群人,并在卡罗菜纳海岸某处建立了一个叫圣米格尔·德·瓜尔德佩的定居点。这个在现在美国境内建立第一个殖民地的西班牙人结局很悲惨。

巴斯克斯·德·艾利翁死了。供给耗尽,异常寒冷的冬天到来,当地的印第安人发动袭击,最终这个殖民地的西班牙人返回了西印度群岛,幸存者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潘菲洛·德·纳瓦埃斯在佛罗里达的事业更是个灾难。

获得征服和管理墨西哥湾北部所有海岸的许可,潘菲洛·德·纳瓦埃斯从古巴启航,于1528年登陆佛罗里达海岸。随后,潘菲洛·德·纳瓦埃斯和手下在这里饱受曝晒、饥饿和印第安人的猛烈攻击。最后,这批西班牙人建造了马皮船,组成了一支舰队。

他们认为墨西哥就在附近,试图沿着墨西哥湾海岸前往墨西哥。然而,潘菲洛·德·纳瓦埃斯死于风暴,当地人淹死或杀害了他的大部分手下。最后只有四个幸存者。随后的八年里,他们先是被囚禁,接着长期疲惫地流浪在路易斯安那和得克萨斯的荒野中,最终走到了墨西哥城。

印加帝国的末日故事在秘鲁旅行中寻找失落的世界

Posted on Category:世界杯买球的app_体育下载

我最近刚刚看完了《印加帝国的末日》,讲述的是印加帝国与西班牙入侵者抗争的历史故事。作为拉丁美洲三大文明之一,印加文明最为我们熟知。15世纪安第斯山脉中的一个小部落突然崛起,迅速扩张,吸收了数个部落的精华,发展成集诸文化于大成的强大帝国。印加人自称是太阳神的子孙,最强大时期的版图涵盖了今天南美洲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一带地区,大部分时间的领土、帝国都城库斯科以及后来和殖民者的抗争都发生在今天的秘鲁。

前几年,我曾经深度游览了一下秘鲁,书中提到的几处战争的主要城镇都走过了。这本厚厚的史书读起来一点也不枯燥,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仿佛置身于那个经历了短暂辉煌,却仅仅存活了不足百年的帝国之中,书中的人物也跃然纸上,演绎着各自的人生,一页页将人性的美与丑展现的淋漓尽致,更让我仿佛又回到了秘鲁,坐在华纳比丘悬崖上俯瞰马丘比丘,昔日帝国那种王者之气扑面而来的感觉。

印加帝国之所以伟大,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其所处的地理环境过于恶劣。印加人生活在安第斯山脉中部,平均海拔三千多米,气候变幻莫测,一山四季,山巅终年云雾缭绕,还有周期性地震困扰和毁灭性的厄尔尼诺现象频繁。我想也许这就是他们只信仰太阳神的原因之一。可就在这样靠天吃饭的背景下,他们竟然在海拔两三千米的地方修建城堡,开凿大型水渠,垦殖梯田,养活了六百万人口。这可能也是印加人相信,历史要随着一系列巨变事件展开的部分原因。他们称巨大的“改变世界的大事”为“帕查库提(Pachacuti)”,一个“帕查库提”就是一次时代更迭的界限。而且还相信每一次“帕查库提”都会彻底改变事物的自然法则,所以帝国的创立就被认为是一件“帕查库提”,君王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改成了这个词语,就是第九代帝王帕查库提·印加·尤潘基(Pachacuti Inca Yupanqui),于1438-1471年在位。

因为印加人没有文字,只能通过文物和遗留下来的痕迹确定年代和政绩,前八代帝王都只是传说,他们的历史最早只能追溯到公元12世纪末,其中这二三百年间是如何发展的,至今仍无人知晓。

又扯远了,还是说回印加帝国崛起的时候吧。第9代帝王“帕查库提”仅用了约30年就将势力范围发展到今天秘鲁大部分、玻利维亚全境和阿根廷北部地区,建立起中央集权制的奴隶制帝国,都城就是传说中第一代帝王选址的风水宝地——库斯科(Cusco)。

安第斯山脉虽然自然条件恶劣,但黄金、白银等矿藏极为丰富。西班牙殖民者就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苍蝇,前赴后继一波波开赴新大陆,随着殖民者来的,还有一位不速之客——天花。那会儿的南美大陆虽称不上丰衣足食,也算是一片净土,印加人对这种病毒没有免疫力更不知道防护,1525年第11代印加帝王瓦伊纳·卡帕克(Wayna Qhapaq)就死于天花。

瓦伊纳去世后的印加帝国其实已经外强中干,第12代帝王瓦斯卡尔和第13代帝王阿塔瓦尔帕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后者弄死了前者名正言顺的继位。强大的印加帝国引起了殖民者的注意:弗郎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1471-1541年)说服了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出资资助他前往美洲。皮萨罗别看大字不识一个,却志向远大,带了不到200人就出发了,1532年登陆美洲,抵达今天秘鲁西北部的卡哈马卡(Cajamarca)时他的部队只剩下了168人,要求和阿塔瓦尔帕谈判。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一共169人的“西班牙旅游团”击溃了8万印加大军,活捉了阿塔瓦尔帕,皮萨罗要求印加人黄金装满一间长22英尺、宽17英尺、高8英尺的房间屋子才能放人,臣民们就把一切能找到的皇金源源不断地运往库斯科,其中就包括印加人的“太阳神殿”。

曾经通体遍布黄金的太阳神庙(Qorikancha),在印加人的盖丘亚语中意为“黄金院落”,在他们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印加人自誉为太阳的后裔,神庙就是前面提到的第9代帝王在位时为了祭祀太阳神因蒂(Inti)而建立。当时神殿除用于宗教仪式外还有天文台的作用,向殿内居住的神职人员提供了大量金银以作装饰,还将七位前印加王的木乃伊接入殿内。

其实阿塔瓦尔帕被关了整整一年,这一年间还算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他也盼着西班牙人拿到足够多的黄金后饶自己一命。但他想得太天真了,也可能是因为印加帝王贵族为了保持血统纯正,娶的都是自己的亲姐妹,近亲结婚后代能不傻么?再加上皮萨罗野心极大,毕竟他的同乡埃尔南多·科尔特斯34岁的时候就已经征服了阿兹特克帝国(今墨西哥)。被关了一年多之后,阿塔瓦尔帕还是被绞死了。

虽然印加人的军事极为落后,却在医学、建筑上有着极高的成就,能将大块的石块打磨得异常光滑,不用任何黏合剂堆砌起来,太阳神庙就是最好的代表作。西班牙人打着“为上帝而战”的旗号,在其基础上建起了圣多明各大教堂(Iglesia de Santo Domingo),就是一侧的钟楼。所以,今天看到的神殿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宗教和建筑风格的混搭,各放异彩却又令人唏嘘。

入内后开阔的庭院曾是印加人举行仪式的场所,春播、秋收和祭拜日都会在此举行庆典。

内部的庭院被回廊所包围,完全就是西班牙的风格,像极了托莱多大教堂的回廊。回廊一侧有两个小会议厅,小会议厅对面是太阳神殿的主殿,是当时举行会议的大礼堂。

1533年,皮萨罗杀害了阿塔瓦尔帕后的39年间,先后立了6位傀儡帝王,利用他们代为统治这个国家,横征暴敛、荼毒生灵,弗郎西斯科·皮萨罗的弟弟贡萨洛·皮萨罗甚至强占了王后。毕竟不是每个帝王都甘心做傀儡,1536年,忍无可忍的第15代帝王曼科·卡帕克二世(Manco Capac II)发动了反对西班牙人的起义。历经亡国后的印加人已经初步知道了如何使用金属制的兵器,20万大军占据了库斯科城外的萨克萨瓦曼(Sacsayhuaman),居高临下,用滚石等作为武器砸死了不少西班牙人,围城长达10个月。那时候的库斯科经常是一片火海,所以,今天看到的城市基本上都是后来西班牙人修建的。

次年,西班牙人夜间偷袭了萨克萨瓦曼,起义被后,曼科逃至奥扬泰坦博(Ollantaytambo),这里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欧雁台”。历史上以弱胜强的战役不少,欧雁台一役应该称得上打得漂亮。那时候的印加王已经学会了骑马,他手下的名将基佐勘察地形,占据着梯田顶端的落差优势,乱箭齐发击退了西班牙军队。又提前挖好沟渠,西班牙军队进入山谷时放水深至马腹,骑兵寸步难行。曼科带领军队,拿着之前缴获的西班牙人铸造的铁剑和盾牌,冲上战场,进行反击,西班牙人溃不成军逃回了库斯科。

遗憾的是,欧雁台附近缺乏耕地,军队没了粮食,处境不容乐观。1539年曼科撤退到丛林中的比尔卡班巴(Willkapampa)建立了新的印加国。

今天看到的欧雁台要塞,是圣谷里最大最壮观的印加宫殿遗址,如同一座大坝,平台顶部还建有城堡和用于宗教活动的庙宇。

1535年1月18日,皮萨罗在南太平洋海岸边建起一座新的城市,命名为“Ciudad de los Reyes”意为“王者之城”,就是今天的秘鲁首都利马(Lima)。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他和自己的合伙人阿尔马格罗分道扬镳,成为死对头,阿尔马格罗也被皮萨罗的弟弟私刑处决。三年后,一小波留在利马的阿尔马格罗的支持者将皮萨罗刺伤并用花瓶结果了性命。

殖民者建城时就建起了今天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上的利马主教座堂(Basilica Cathedral of Lima),由皮萨罗亲自参与设计,他死后也埋葬在大门右边马赛克装饰的小教堂里。大教堂陆陆续续建了很多年,直到1625年才竣工。

时间回到1544年,一个谋杀了西班牙大将的士兵逃到比尔卡班巴请求收留,却趁此杀害了曼科。此后殖民者又立了3代傀儡,图帕克·阿马鲁(Túpac Amaru,1545-1572年,1571-1572年在位)是第19代傀儡,也是最后一位印加国王,他曾率领残余的印加人和西班牙人抗争,1572年兵败被俘后在库斯科主教堂前的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上被斩首,印加王国彻底宣告灭亡。

如今的库斯科虽然不再是首都,却是一个饱经沧桑,颇有古都韵味的城市。这里有热情的人民,古老的街道,神秘的印加遗址,媲美中国的美食,漂亮的工艺品,生动而热情,在一座座博物馆和教堂间游览,坐在武器广场看人来人往,漫无目的地在圣布拉斯区(Barrio de San Blas)的小巷里穿行,或是爬到城外圣克里斯托瓦尔教堂(Iglesia de San Cristobal)前的小广场上,看着远方绵延起伏的安第斯山脉包围起殖民建筑风格的城市,不禁让人对于印加帝国的落寞结局唏嘘。

印加帝国覆灭后,三百多年间民间一直相传:在苍茫的安第斯山脉中,隐藏着一座神秘的印加古城。一波又一波的探险家来此寻觅,这找到了必然就名垂青史啊!1911年,著名的耶鲁大学教授海勒姆·宾汉姆(Hiram Bingham)率领考古队来到秘鲁,发现了著名的“马丘比丘(Machupicchu)”。

马丘比丘何时修建,为什么修建,以及它的用途依然是一个谜。有人认为它是昔日的宗教圣地,也有人认为它是农作物的中转站或是大型的学校,目前比较统一的认定是其建造于第9代帝王在位时1450年左右,是印加帝王的夏季避暑行宫。百余年间关于它的传说从未间断,也吸引了无数旅行者前来朝拜这座“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天空之城”。

顺便说一句的是:马丘比丘和“华纳比丘(Huayna Picchu)”是两个地方,著名的“马丘比丘游客照”里,那个高耸的山头才是华纳比丘,每天限流400人,票得提前两三个月预约,而且极难爬,反正我是50分钟才登顶。

海勒姆·宾汉姆青史留名,但他坚持认为这里就是失落的比尔卡班巴城,一直到去世。此后数十年间一直有人提出过质疑,毕竟马丘比丘的规模不足以担得起帝王的都城。1981年,又一队美国探险家到达秘鲁,经文森特·李(Vincent Lee)的大量考古工作,认为距离库斯科西北约一百英里的伊斯皮里图大草原上的遗迹是历史上的比尔卡班巴遗址。

不过,直到今天,许多秘鲁人还都认为真正的比尔卡班巴依然在丛林的掩护下长眠。

环球旅游达人,旅行体验师、自由撰稿人、嘉宾主持。已只身旅行过五大洲近50个国家,200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