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4名中国女孩被拐到非洲卖淫公安部:15天时间必须都带回来

Posted on Category:世界杯买球的app_体育下载

在中介的甜蜜攻势之下,4位中国女孩的心开始松动,即便其即将赴往的地方是非洲西海岸的

她们以为自己遇到的是“正义的使者”,但自始至终,道貌岸然的中介都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他心水的“猎物”便是怀揣“淘金梦”的四位女孩。

2012年7月18日,她们乘坐飞机抵达安哥拉,而所谓的中介也褪去了精心的伪装,露出奸佞的模样,不仅克扣了四人的手机和护照,还强逼四人卖淫还债。

从2012年7月19日至2012年8月3日,四位中国女孩被迫与近200名客人发生关系,一天服务的人员甚至超过了十人。

话筒另一方的女子因为内心的着急而表述的吞吞吐吐,但是接警员在听到其陈述的内容之后还是猛地一惊。

因为这是在非洲,一个“吃饭靠大树,发展靠援助,穿衣一块布,说话不算数”的安哥拉。

在安哥拉的华人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白天不敢上街,晚上不敢出门,因为在治安混乱的安哥拉,一把AK47枪价格比之一个面包也没有多大的差价。

据有关数据显示,从2010年起至2011年,1年的时间内在安华裔被犯罪分子绑架作案的次数就高达20余起,严重暴力导致的人员伤亡也足足有近十人。

2011年10月23日,在安哥拉做生意的浙江金华商人楼某在往工地运送材料的过程中,行至一条偏僻小路时,被不明身份的歹徒持枪袭击,当场死亡。

鲜活的生命葬身在犯罪分子升腾的贪欲之下,但是犯罪行为的次数却是屡增不减。

更有甚者已经不满足持枪抢劫及之下收取保护费,而是将目光锁定在国内怀揣“淘金梦想”的女孩,以甜言蜜语的高价将他们哄骗至安哥拉务工,然后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强迫她们卖淫。

张萌就是被犯罪分子以高薪哄骗至安哥拉卖淫的可怜女孩,但是为了逃生求救,张萌假意听命,让老板对自己放松警惕,然后找时间把自己的境遇告诉了自己的姐姐,在“逆来顺受”之中等待警方的救援。

可就在张萌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老板却忽然对他们开出了诱人的条件:可以不服务客人,也可以重获自由身,但前提条件是必须一次性还清老板垫付的三万元。

这是摆明的欺诈,也是犯罪分子的奸佞甩锅,张萌没有这么多钱,于是只能在被救出之前,老老实实的听命于老板,每天服侍不同的客人。

独立的人格丧失了肉体的自由,在安哥拉的张萌没有尊严,甚至连名字也沦为了一个代号,她只是老板的一个挣钱工具,她只是一条可被视为草菅的人命。

中国的法律是为了保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无论中国公民所在何处,中国法律都有绝对的效益,中国的警方也一定会力争保障所有中国公民的安全。

于是在收到报案后的第二天,吉林省公安厅立即成立了4.27专案组,紧锣密鼓的开启了这场跨国救援。

2011年10月25日,中国警方联合安哥拉警力联合开展援救行动,一举侦破了以孙英豪为首的拐骗妇女强迫卖淫团伙。

丧尽天良的孙英豪等人利用少女们的赚钱梦,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拐骗卖淫的每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环环相扣,将单纯的少女推向深渊,促成自己肮脏交易的达成。

从2010年开始至2011年被抓,他们营业获利的金额已近达到了四五百万,这是他们贪欲上涨的自信,但却也是少女们梦想埋葬的不堪。

警方的大力执法切断了孙英豪的产业链,但却依旧没有警醒一些不法之徒的收敛之心,2012年7月18日,又有四位中国女孩被拐骗至安哥拉卖淫,这一次警方又会采取怎样的作为?等待这些不法之徒的又会是怎样严厉的后果?

“15天内完成任务,有犯罪嫌疑的一律抓,有被拐嫌疑的一定救,都听清楚了吗?”

这是万里之外的斗智斗勇,但是中国警方却丝毫不惧,在2012年的7月19日特派30余人的工作组远赴安哥拉,营救被拐骗至此的中国女孩。

但是远赴的工作组在安哥拉的国土之上却也不是“势单力薄”,因为在2012年的5月11日,中国公安部就派遣了一支专项行动组远赴安哥拉,开展工作。

这是2011年“被迫卖淫”案发生后的警醒,但是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一年时间不到,在2012年7月的安哥拉,便又滋生了卖淫案件。

原来,在飞机落地安哥拉机场之后,有位女孩发现了不对,于是在手机被收走之前,给国内的亲属发来了一条信息。

为了将华人内部的害群之马绳之以法,为了维护在安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为了解救被迫卖淫的中国女孩,公安部刑侦局在收到被救女孩的报信之后,刻不容缓的展开调查工作,期待救援的一击即成。

“我们首要的工作任务是摸清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成员名单,搜集相关证据,让每一个罪犯都插翅难逃”,这是抵安之后,负责人陈士渠下达的第一条指令。

俗谚说“擒贼先擒王”,但是在真正的犯罪活动中,一般等级越高者,其行踪越是飘忽不定,因此警方决定先从楚强入手。

楚强是江苏人,原名储翔,2009年因为在国内欠下巨额账务无力偿还,于是逃至安哥拉,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来到新环境的储翔不仅丝毫没有洗心革面,还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更多无辜的人。

警方经过调查取证后发现,储翔与多起绑架勒索案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与他密切合作的另一人是马长兵。

马长兵不是善茬,在绑架勒索的环环交易中,他的身份地位要高于“喽啰”储翔,因为他还和“福清帮”成员黄振兴有着密切的关系。

作为一个长期活跃在海外的华人黑帮,福清帮的成员遍布美国、日本、安哥拉,他们存在的意义宛若就是欺压当地的华人华侨。

身在异乡,华侨同胞本应守望相助,但是福清帮的成员却泯灭自己的良心,欺压同胞,满足自己的私欲,在当地兴风作浪。

为了还社会平静,为了稳百姓心安,警方决定将这批不法分子一网打尽,储翔成为了撬动黑社会组织的支点,而中国公安也派出了13个行动小组配合安哥拉当地的400名特种警察“瓮中捉鳖”。

2012年8月1日,警方的抓捕行动在夜色之下静谧展开,这是警方的用心良苦,因为出其不意,定能“杀敌”个措手不及。

负责捉拿储翔的工作组成员为他戴上了镣铐,意识看起来尚未清醒的储翔表示愿意协助警方开展工作,将马长兵和福清帮等人的关系交代了个一干二净。

遗憾的是,虽然警方极力隐瞒了抓捕消息,但是等警方赶到马长兵捉的时候,却已是人去楼空。

但是,对于警方而言,此次的抓捕行动也算是成功。因为“艾登花园”、“k歌之王”等一个个涉嫌拐骗,强迫中国妇女卖淫的黑窝点都被一端干净。

被骗至安哥拉的四名女孩也在2012年的8月3日的时候被成功营救,但她们并不是全部,警方营救出来的人员足足有13人。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宝贝,是家庭的希望,犯罪人员绑架恐吓的是13名女孩,但是毁在他们手中的却是十三个家庭,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警方也不会容许罪犯猖狂的逍遥法外。

于是在黑心窝点被端除,11名犯罪嫌疑人落网之后,警方的抓捕工作并未结束,因为马长兵尚未伏法,因为福清帮依旧“云淡风轻”。

行动组的“扫黄工作”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安哥拉的“涉黄据点”人人自危,但最为闻风丧胆的还属马长兵。

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面对行动组的立意坚决,马长兵自知无处可逃,于是选择为行动组“添一把柴”,在2012年的8月投案自首。

马长兵的落网让福清帮的罪行更加明朗,因此行动组在掌握了陈明俊和黄振兴犯罪的关键线月将其抓捕归案。

福清帮走向了垮台,而那些仗着福清帮的黑恶势力为虎作伥之士也个个迎来了法律对自己的宣判。

在现场缴获的记录本上,行动组的警察见到了凿凿的铁证:密密麻麻的账本,上面详细罗列着犯罪窝点每天的收支,而这些的所得大多都是通过不法的途径及中国妇女被迫卖淫的收入。

条条框框是“胜利者”的自信,但在垮台之时,却也成了对他们定罪的有力证明。

在嫌疑人渐渐落网之后,好消息也很快从安哥拉的四面八安传来:某某地区又有一处拐骗、强迫中国妇女卖淫的窝点被铲除。

截至2012年8月26日,共有12个犯罪团伙被摧毁,共有61名嫌疑人落网,48起刑事案件被侦破,14名中国籍受害人被成功救出,其中就包括那四名“神秘失踪”的女孩。

2012年8月3日,中国警方将她们从下坠的生活之中托起,为她们办理了新的电话和充值卡,让他们第一时间得以和忧心的家人报平安。

这是她们人生的插曲,在援救的过程中,警方遮住了受害者的面目,也在报道之中隐瞒了她们的真实姓名,所为所求的就是他们尽快能从这段恐怖的经历之中走出,开展自己的新生活。

从7月19日开展工作,到将受害者送回国,中国警方尽显了中国速度,也在15天的期限内完美达成了任务。

对于不法分子而言,严厉的举措本应是一记痛击,但是总会有人“记打不记吃”,在贪欲之下,越过法律的界限。

2018年年底,一名中国妇女被一名绰号为“二哥”的男子拐骗至安哥拉,威逼强迫其卖淫。

我国驻安哥拉使馆通报公安机关人员知晓了这件事情之后,迅速查明犯罪事实及人员架构,在2019年的4月28日,再度与安哥拉警方开展联合执法行动,捣毁了该犯罪团伙,解救出了6名被迫卖淫的中国妇女。

但是若想减免犯罪行为次数的发生,需要出力的就不仅只有中国警方,求职者在找工作的时候,也应擦亮自己的眼睛,防微杜渐,将被骗的几率割断在源头。

不要妄想一步登天,每个人都可以有“淘金梦”,也都可以成为人上人,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应依托在现实的基础之上。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